打開的大門:古今中外的盛世,都有哪些遙相呼應的相似?

2019-02-15 14:57:54

“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,只會越開越大!”2018年博鰲亞洲論壇,這句振聾發聵的宣言,讓無數國人看到了中國的大國胸懷,面向世界的底氣,擁抱未來的信心。

時代的畫卷徐徐鋪展時,我們身處其間,往往難以察覺;放寬歷史的視界,我們窺見過往,在電光火石間,或許才會有那么一剎那的驚嘆。

無數次華麗與失意的交錯,無數次黑暗與光明的輾轉,無數次繁華與落寞的跌宕,都會在不同之外,仍然有著若干共通。那些曾經的盛世,在人類歷史的長河中,永遠閃爍著璀璨的光束,惺惺相惜,遙相呼應。

寬容開明的社會風氣

“在萬邦來賀的大殿上,唐朝的太上皇彈起了心愛的琵琶,唐朝的皇帝則旁若無人的跳起了流行的舞蹈。”這段特別的描述,常常被用來體現貞觀之治的大唐盛世,君臣同樂的灑脫與不羈。

那時的帝國,正如黃仁宇先生所說:“可算得上中國歷史上令人振奮的一段時期。”

如果僅靠武力強權,太宗治下的大唐難免落得一個窮兵黷武的貶評。貞觀之治之所以令人高山仰止,更多來自隨后昌明的文治和開放的風氣。

看著魚貫出入的飽學之士,欣慰感慨“天下英雄入吾彀中矣”,打破舊階級階層劃分的科舉制度,為太宗引來大量本土化人才。與此同時,“當中國皇帝威望最高的時候,恒河邊上的印度王子接受了他的宗主權;一個阿薩密的篡位者被押赴西安受審;使節來自高麗和日本;中國的都城有敘利亞人、阿拉伯人、波斯人、吐蕃人與安南人來定居。”

1.jpg

?閻立本的《步輦圖》

這些四面八方來到中華大地的人,有商人,有留學生,有傳教士,人數總和超過50000。唐太宗李世民和他的帝國對這些人一視同仁,不管什么教派的僧侶,都授予五品和七品的文職。這在后世更是無法想象。

黃先生提到:“其中最具熱忱的是日本人,很多方面即仿照唐制——自銅幣的設計到婦女的發髻,自室內的布置到圍棋——從今以后,日本文物深具大陸色彩。”日本的平安京,也即現在的京都,就是仿照唐長安城的形制設計興建。

這種寬容開明、雄渾灑脫,在整個社會自上而下,一氣呵成,民間的商貿、文化、宗教交流也變得尤為生機勃勃。以至于詩仙李白還在他的日本友人離京返鄉時忍不住流淚,更留下“日本晁卿辭帝都,征帆一片繞蓬壺。明月不歸沉碧海,白云愁色滿蒼梧。”的詩句,為這段情誼增添見證。


四通八達的道路交通


除了大家耳熟能詳的絲綢之路,打通海上航程的地理大發現,古老的羅馬帝國在交通方面也為我們留下了不朽的一頁。這一點在現在的羅馬城里仍然能找到明顯的印跡。

從公元前2世紀開始,羅馬人逐步征服了地中海沿岸的希臘、迦太基,向西征服了高盧、西班牙和英國,向北征服了日耳曼人的部落,向東征服了小亞細亞、美索不達米亞地區,一直到波斯,向南征服了埃及和非洲北部。在公元前后,屋大維建立了羅馬帝國,并被元老院授予“奧古斯德”的稱號。奧古斯德大帝在位42年,帶領羅馬帝國進入了全盛時期,并且將地中海變成了羅馬的內海。

這樣龐大的帝國版圖,要實現高效管理、推進商業和貿易,四通八達的道路是基礎設施也是必要條件。“All Roads Lead to Rome ”(條條大路通羅馬)的英諺正是當時的羅馬帝國交通情況的真實寫照。


2.jpg

?羅馬帝國的道路剖面圖(來自網絡)


道路的最下面,是黃色的夯土地基,第二層棕色的是碎石,第三層灰白色的是泥灰砂漿礫石等混合物,第四層是沙石與水泥混合物,最上層則是厚重的石板。道路中間高兩邊低,兩邊是排水渠,道路全寬約7.3米。


3.jpg

?羅馬帝國的道路示意圖(來自網絡)

這樣復雜扎實的路,再考慮到當時的技術條件,修起來自然費時費力。但是羅馬帝國卻一口氣將這樣的道路修出了80500公里的總長度,其中英國境內超過4000公里,高盧(即現在的法國)境內超過21000公里。

無獨有偶,實際國名為“尼德蘭”的荷蘭(“尼德”是低的意思,“蘭”是土地,合起來是“低洼之國”的意思),不僅在圍海造陸方面歷史悠久,在運河交通方面同樣可圈可點。

17世紀的荷蘭黃金時期,阿姆斯特丹就開始著手建造運河。到了1665年,荷蘭已經建設了將近400英里的運河,為本國提供了世界上最完善的內運系統,當時的荷蘭被稱為“海上馬車夫”,更憑借其卓越的航運和吞吐能力,成為歐洲的商品轉運樞紐。

直到今天,阿姆斯特丹的運河總長度仍然超過100公里,擁有大約90座島嶼和1500座橋梁,被稱為“北方的威尼斯”。

游客們每每流連于荷蘭的郁金香花田、或感嘆著先進的風車發電時,這古老的運河系統,就像飽經滄桑的老者,平和地接納著行駛其間的游船與商船,在粼粼的波光間回顧著昔日的榮光。

堅定自信的文化內核


被稱為中國歷史上第一帝國的秦王朝,在完成大一統之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下達了“書同文”的政令,簡化秦文“小篆”被作為標準字體頒行全國。雖然始皇帝的“焚書坑儒”歷來為后人所詬病,但是文字的統一在地廣人多、方言迥異的中華大地,客觀上來說,還是對文化的形成與傳播產生了不可否認的深遠影響。文字,也由此成為維系中華民族源遠流長文化傳統的一條生動鮮明的脈絡。

4.jpg



而在差不多同一時期的西方,文明的種子也已經被埋下。吳軍博士在《文明之光》里說:“羅馬人在其全盛時期創造了輝煌燦爛的文明,而這些文明的影響力一直延續至今。羅馬人發明了拉丁語,并且把它變成了世界上語法最嚴謹的語言。18世紀以前,拉丁語是歐洲各國人民交流的媒介語言。”

憑借語言,大量古希臘、古羅馬文化典籍得以從東羅馬帝國傳到了意大利,并在地中海的加持下,幫助意大利培育出了最早的資本主義萌芽,更為日后的文藝復興中噴薄而出的瑰麗成就奠定了基礎。

開放守信的商業精神

歐洲的很多地方,都有周末及節假日不上班的習慣,唯獨荷蘭是個例外。

去過一個規模很大的荷蘭購物村,工作人員介紹說:我們全年只有兩天不營業,一天是圣誕節,一天是元旦。重視商業,一向是荷蘭的傳統,也成為荷蘭在經濟低迷的歐洲仍然能保持活躍的要素,連帶著同樣說弗拉芒語的比利時北部,經濟都要好于說法語的南部。

荷蘭的商業文化由來已久,這個國家不僅有世界上第一個股票交易所(1609年成立于阿姆斯特丹,比英格蘭銀行早了大約100年),發達的航運線路,還有著對商業信念無比的堅守。

5.jpg

?運河仍然在荷蘭的商業和生活中扮演著重要角色

1596年到1598年,荷蘭船長巴倫支和17名水手在經過北極圈內一個島嶼時被困,在這里度過了8個月的漫長冬季。他們拆掉了船上的甲板做燃料,在嚴寒中保持體溫;靠打獵來取得衣服和食物勉強維持生存。8人在險境中死去,但是卻絲毫未動別人委托給他們的貨物,雖然這些貨物中就有可以挽救他們生命的衣物和藥品。冬去春來,貨物最終被幾乎完好無損地送到委托人手中,這不僅是一樁貿易的成功,更為荷蘭商人贏來了無可撼動的信譽和尊敬。

今天,荷蘭的成年人經常向孩子們重復的還是這樣一句話:“荷蘭之所以還是荷蘭,是因為我們的祖先照顧好了自己的生意。”

1863年11月19日,亞伯拉罕·林肯發表了堪稱經典的葛底斯堡演說,豐沛的熱情、有力的信仰,感動了無數人。150多年后的今天,我們或許還可以從重溫中感受到信念的力量:

“世人不會注意,也不會記住我們在這里說什么,但是他們永遠無法忘記那些英雄們的行為。”

“我們應該在這里把自己奉獻于仍然留在我們面前的偉大任務——要從這些光榮的逝者身上汲取更多的獻身精神,來完成他們已經完全徹底為之獻身的事業!”

同城四人单机麻将 内蒙古十一选五近期冷号 赛车pk10计划下截 浙江快乐时时走势图 二四六天天好彩资枓全免费 大发3d怎么玩 上海时时查开奖结果查询 江苏11选5开奖信息 江西时时介绍 福建22选7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在线计划 广东时时平台租用 GPK钱龙捕鱼送分鱼种和时间 北京pk 幸运飞艇2期必中免费计划 重庆时时彩新开奖结果记录表 pk10精准计划软件